施事的意思

施事的意思是语法上指动作的主体,也就是发出动作或发生变化的人或事物,如‘爷爷笑了’里的‘爷爷’,‘水结成冰’里的‘水’。表示施事的名词不一定做句子的主语,如‘鱼叫猫吃了’里的施事是‘猫’,但主语是‘鱼’。,本站收录了322条造句

造句:
本站收录了施事的322条造句记录
解释:
语法上指动作的主体,也就是发出动作或发生变化的人或事物,如‘爷爷笑了’里的‘爷爷’,‘水结成冰’里的‘水’。表示施事的名词不一定做句子的主语,如‘鱼叫猫吃了’里的施事是‘猫’,但主语是‘鱼’。

施事的造句

  • 1、句法的如主语、谓语、宾语、定语以及名词、动词、形容词等,语义的如施事、受事、工具以及数量、领属、自主、位移等。

  • 2、(引进施事的介词除了"等"还有"约")

  • 3、("共",介词,强调对受事宾语的支配与处置,同时突出施事者的处置作用)

  • 4、四个句子的格式不同,但是都表示“施事(我)——动作(打破)受事(杯子)”这样的结构意义。

  • 5、变换式(2)揭示“人”是“通知”的受事,(3)揭示“人”是“通知”的施事。

  • 6、通过变换和比较,我\们知道了汉语里“动词+的+名词”这样的偏正结构有两个小类,一类是单义的,另一类有施事或者受事的歧义。

  • 7、hunters(猎人)和shooting(射击)可以有两种结构意义:hunters可以是shoot的施事,也可以是受事。

  • 8、akua”(挪开),后缀“-epii-”(液体),后缀“-en-”(用手),后缀“-am”(第三人称施事)。

  • 9、其为术也,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立俗施事,无所不宜,指约而易操,事少而功多。

  • 10、领导一个许可证合同(协议)实施事务的原则、制度、组织职能机构都必须由具体的人来执行,领导班子是企业经营活动的决策者、组织者,企业经营管.

  • 11、笔者以为“见V”本身是统一的泛义前附式,意思只在于V,本无所谓主动或被动的语法区别,是文句中施事、受事本身的事理制约了主动或被动的。

  • 12、“被、为、叫、给、让”这些表被动的助动词,都可以引进[施事]者,扩展为“为AV”之类,唯独“见”字不能引进施事者,没有“见AV”式存在。

  • 13、“为”同V本来不是一个整体,因之其间可以嵌入施事者。

  • 14、这正对比出“见V”是整体,不能嵌入施事者,“见”字不是表示被动的语法手段。

  • 15、换句话说,带[施事]者的被动句也类似兼语式,施事者与主要动词也是一层主谓关系。

  • 16、不同时代的助动词不同,助动词所联系的施事者或其他相关成份的有无,区分了被动句的不同或繁简。

  • 17、对于被动句来说,“为AV”应是全式,即有助动词和施事者,而“为V”则是省略式。

  • 18、体词价又可分为[施事]价(关联施事成分)、受事价、工具价、质料价、结果价、目的价等等。

  • 19、据“切”的词汇意义分析,“切”所关联的成分有:工具(刀),受事(物品),结果(切成的部分),此外还有施事(操刀者)。

  • 20、这样分析起来,动词“切”可以关联四种配价成分:施事、受事、工具、结果,“切”为四价动词。

  • 21、在a句中,动词“出去”和“走走”共同关联一个施事成分“他”。

  • 22、在c句中,动词“炒”“给”共同关联施事成分“奶奶”,“炒”“给”“吃”共同关联受事成分“花生”,“给”“吃”共同关联施与同体成分“我”。

  • 23、”具有显性的句法—一语义关系,除此之外,动词“去”“看”还和配价成分“我”“他”具有隐性的语义关系(施事—一动作)。

  • 24、有的动词只有关联一种性质的成分(如“醒”只关联施事成分),有的可以关联两种性质的成分,有的可以关联多种性质的成分。

  • 25、我写(关联施事成分)

  • 26、编者+(施事)+编+

  • 27、再如“来客人了”,宁可缺少主语也要让无定新信息“客人”(施事)居动词之后。

  • 28、【标题】施事后周遍性受事的句法性质

  • 29、由于这些词语在句子中都是动词的受事且居于[施事]之后、动词之前并含有遍指意味,故称之为“施事后周遍性受事”。

  • 30、下面我们先就这种特殊现象所具有的特点是否足以证明“施事后周遍性受事”在句法上是出现在动词前的宾语做一考察,然后探索一下周遍性受事乃至一般受事居于动词前的原因.

  • 31、“特殊形式”或“一定条件”和把施事后周遍性受事看作宾语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 32、它们不是[施事]后周遍性受事所独有的,周遍性受事居于施事之前同样而且也必须具有这些形式或条件。

  • 33、但动词前的句法位置不止一个([施事]前、[施事]后),如果认为它在[施事]后是宾语就得靠别的理由否认它在施事前也可看作宾语。

  • 34、可见,[施事]后周遍性受事的遍指意味不仅仅是由句法位置决定的,即使认为句法位置起主要作用也无法凭这一点把它和[施事]前周遍性受事的句法性质区别开来,因为已经有人把居于施事前的周遍性受事成分称为“周遍性主语”。

  • 35、施事后周遍性受事是被强调的并不意味着它是宾语。

  • 36、况且从被强调的程度看,[施事]前周遍性受事要更胜于施事后的。

  • 37、换句话说,如果认为这种周遍性受事是因为强调的需要而成了“前置宾语”,那么应该给施事前周遍性受事以同样的称呼。

  • 38、因为:第一,这类副词对周遍性受事成分居于施事前来说同样具有强制性。

  • 39、第二,“都(也)”本身含有一定的强调意味,但这种强调对于施事前、后的周遍性受事来说没有明显的程度差异,因为“都(也)”的语义指向的实体是一致的;

  • 40、如果仅以有无特殊形式为标准为立类,至少得把周遍性受事居于施事前的情况也考虑在内。

  • 41、因此我们推断,[施事]和动词之间的受事在定指方面的要求和施事前受事没有根本的区别。

  • 42、就自足句而言,非定指受事成分不能居于句首([施事]前),也同样不能居于施事和动词之间。

  • 43、可见,动词前——无论是[施事]前和施事后的周遍性受事都是一种具有一定定指性质的名词性成分。

  • 44、(2)N[,受]不能有被理解为动词的施事的可能。

  • 45、周遍性受事的[施事]前和[施事]后两种位置格式是完全对应的,这是由周遍性受事内在的因素决定的:(1)它不大可能和施事构成一个新的NP;

  • 46、周遍性受事居于[施事]前或[施事]后是自由的(这里不考虑不同位置表达的强调程度的细微差别),这更能说明仅把施事后周遍性受事看作宾语并没有充分的理由。

  • 47、赋予非定指性受事以周遍性而使得它取得一般动词前受事内在的定指性质而不能或不足以改变其句法性质,那么,[施事]后周遍性受事和一般的施事后的句法性质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 48、不承认宾语可以出现在动词(述语)前现象的存在,必然也要否认施事后周遍性受事的宾语资格;

  • 49、事实上,周遍性受事在语义上是非典型的定指成分,在句法上则可以有比一般受事自由的位置([施事]前、施事后)。

  • 50、因此,如果认为有动词前宾语,施事后周遍性受事也只是其中非典型的一种。

  • 51、2.这样,宾语能否出现在动词或述语之前的问题实际上是对整个动词前施事后受事的句法性质的认识问题。

  • 52、第二条限制是它不能有被理解为其后动词的施事的可能。

用施事造句

  • 1、总之,本文主张把处于不同位置的动词前受事在句法上区别开来:出现在施事(主语)和动词(述语)之间的受事在句法上宜看作述语的前置宾语;

  • 2、这样,汉语中“前置宾语”就是一种较为普遍的句法现象,而施事后周遍性受事只是其中的非典型的一类。

  • 3、一个谓词性成分加上形式标记“的”,就转成名词性的了,意义上也可以转指与这个谓词性成分相关的[施事]、受事、与事、工具等,如:开车的(施事)、新买的(受事)、你刚才跟他打招呼的(那个人)(与事)、裁纸的(刀)(工具)等等。

  • 4、看到,汉语中有些谓词性成分不用加任何形式标记也可以名词化,并且名词化后也是转指与这个谓词性成分相关的施事、受事、与事、工具等等。

  • 5、现在我们以“施事——动作——受事”这种最典型的语义关系(以下称为“S关系”)为例,

  • 6、首先说明,在体现S关系的句子中,不仅施事可以做主语,

  • 7、动词对它的施事发生指称作用,结果就产生了作为名词的“教授”。

  • 8、这是单个动词名词化指称施事的例子。

  • 9、关系中,动宾结构对它的施事发生指称作用的产物。

  • 10、这是动宾结构名词化指称施事的例子。

  • 11、动词对它的施事所凭借的工具发生指称作用的产物。

  • 12、名词“绑腿”可以看作是在以“绑腿”为动作的S关系中,动宾结构指称施事所凭借的工具的产物。

  • 13、汉语这种形式标记有两类,一类是构词平面的,即“子”“儿”“头”,如“骗子”(施事),“卷儿”(受事),“扳子”(工具),“姘头”(与事)等等。

  • 14、例如,从理论上来说,动词名词化后应该既可能指称它的施事,也可能指称它的受事。

  • 15、这一性质,在构词平面的名词化中,一般只能通过不同的词来体现,如“看守”只能指称施事,“摆设”只能指称受事。

  • 16、有了句法平面的名词化标记,则“看守的”既能指称施事(看守别人的(人)),又能指称受事(被看守的(人))。

  • 17、名:帮手,助手)这是动词名词化指称施事的例子。

  • 18、A类的S和V之间有一种“施事——动作”的语义关系,

  • 19、A类的语义结构可描写为:施事——动作的状态呈现(动态句)

  • 20、A类中的SVO的语义关系是“施事——动作——受事”,其动态性较强;

  • 21、说英语的儿童对句子的加工策略为:表层中以名——动——名为次序的一个单位,正相当于施事——动作——受事。

  • 22、所以,儿童们在听被动句的时候,也常常误以为句中的第一个名词是施事。

  • 23、〔7〕题元指的是和动词相关联的名词性成分的语义作用,如施事、受事等。

  • 24、朱德熙在《语法讲义》(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中认为,主语不一定是[施事],宾语也不一定是受事,不能把主语和宾语区分理解为施事和受事的对立。

  • 25、”是主谓结构,不能因为“玻璃”是受事,就说它是宾语提前了,“来客人了”是述宾结构,不能因为“客人”是施事,就说它主语挪后。

  • 26、主语、谓语是句法概念,施事、受事、与事等是语义概念,这两方面虽然有联系,但不是一回事,不能混同。

  • 27、而“孔子生”、“颜渊死”等不是反宾为主的句子,“孔子”和“颜渊”是“生”和“死”的施事,而不是这两个动词的受事。

  • 28、这个VP的假论元允许时间格在它前后出现,就像VP的施事格允许时间格在它前后出现一样。

  • 29、不过,当施事是一个不定形式(indefinite

  • 30、一般地说,S/S′可以是VP的施事、受事、与事(dative)和工具等语义格。

  • 31、constituent)的句法、语义控制力量,把处于S/S′位置的施事、受事、与事和工具格跟后边的其他配项连结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 32、[⑥]可见,“那回大火”是动词“烧”或隐含的谓词“造成”的施事。

  • 33、比如,动词(V)跟它的施事(A)、受事(P)共现时,可以有三种配列形式:(i)A+V+P、(ii)P+A+V、(iii)A+P+.

  • 34、可带施事主语和受事宾语,还可带说明动作的方式、工具、处所的宾语,受事宾语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省去。

  • 35、其主语不是严格意义的施事,其宾语也不是严格意义的受事,宾语不能省去。

  • 36、NP)在动词前连着出现(作S和S)时,人们无从决定哪个是施事、哪个是受事,所以这种格式是不合语法的。

  • 37、2.2在二价不及物动词构成的主谓句中,施事通常由介词“由”引导,删去介词就派生出了主谓谓语句。

  • 38、从例(5)(6)可以看出,在施事和系事都是有生名词或当事是无生名词的情况下,二价形容词不能构成主谓谓语句。

  • 39、那么本来处于主谓句的句首的施事或当事主语能不能话题化呢?

  • 40、我们可以假定:在主谓句中,施事/当事主语是自然的话题。

  • 41、跨语言比较的资料表明,选择语义上的施事和语用上的话题作主语是一种语言普遍现象(linguistic

  • 42、[⑨]这种话题是无标记的,但是在特定语境中,为了突出这个施事/当事主语的话题身份,可以把这个主语移出来,话题化为显性的话题;

  • 43、比如,施事、当事等主体格(nominative

  • 44、从上文的讨论可见,有五种语义成分可出现在Top位置:1)施事、当事等主体格,2)时间、处所等环境格,3)受事、系事等客体格(accusative),4)工具、与事.

  • 45、现把几种常见的格举例如下:⒈施事格:发出行为、变化、状态的主体述项,是谓词行为动作的施动者。

  • 46、一项谓词一般只与施事格组合。

  • 47、二项谓词一般既与施事格又与受事格组合。

  • 48、二项谓词也可与施事格和结果格组合。

  • 49、三项谓词一般与施事格、受事格或结果格以及与格组合。

  • 50、⒌工具格:施事时用以实现行为动作结果的工具或手段。

  • 51、例如能与“请愿”、“约定”、“谈判”、“起义”、“策划”等词搭配的施事格主体述项必须具有〔+人〕的义素;

  • 52、Jane,“这后一类型,(在as和than后面)一个[施事](Jane)用作施事—动作词语(Jane